方舱无战事

半夜两三点醒来是常事。

摸到手机,李昕给好友发微信:“紧张怎么办?你安慰安慰我。”

梦里,她的血被制成特效疫苗,就连重症患者打了也能好。最后一个患者笑嘻嘻打完后,方舱空荡荡,医护人员全都放假回家了。

女更衣室帐篷里,她把手机放进储物柜,换上单薄的绿色手术服,顶着寒风往入舱口奔。

负责物资管理的护士尤俪雯记得,几乎每个要“安普贴”的人声音都很小,没什么底气,仿佛是讨要一种“奢侈品”。能箍紧衣袖的外科手套、质量好的靴套、加大码的防护服,能领到的人都无比珍惜。

李昕第一次入舱时,帐篷还没有镜子。她按照脑子里记住的步骤,依次戴上口罩、手术帽,穿上蓝色隔离服、白色防护服,再戴上护目镜、面屏,套上手套和脚套。换口罩时,她怕交叉感染,跑到帐篷外头,在空旷处深吸一口气,再拿新的戴上。

李昕记得,2月5日,她和同事花了3个多小时搭建这些帐篷。那时,舱内的电路和通风设施还在建,没有隔板。看着密密麻麻的病床,她联想到新冠病毒,头皮发麻。

李文亮医生在2月7日凌晨离世,这则噩耗加深了李昕的不安。当晚,东西湖方舱医院收治患者,她被安排在2月8日凌晨进舱。

李昕打开手机里穿脱防护服的教学视频。示范的医生曾抗击埃博拉病毒,现在在金银潭医院救治重症新冠患者。对方每示范一遍,她就在脑海里演示一遍,直到睡去。

交班像是坐过山车,平稳地沟通病情一阵,又突然接到个棘手难题。有患者的丈夫去世,一直哭嚎,上个值班医生会让她联系心理医生。有患者狂躁地要求知道核酸检测结果,她也需要在查房时进行安抚。

李昕女儿画的卡通画,希望妈妈能治住新冠病毒。 除特殊注明,图片皆为受访者提供装备

有次,一个女护士不小心把领来的N95口罩掉在了地上,盯着地上,半天没开口再要。尤俪雯再给了一个,对方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

武汉东西湖方舱医院(又名武汉客厅方舱医院)医护人员每6小时换一次班,8至14点为早班,接下来是午班、中班和夜班。每个人相邻两次值班的时间通常间隔24至48小时。

近20分钟后,车停了。

对方正在熟睡,她当然知道。只不过白天紧绷的神经一松,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援鄂医疗队女医生的担子卸下,她开始忧心女儿的学习、母亲的糖尿病和自己的安危。被压下去的焦虑、惧怕和孤独,又冒了出来。

“这个病毒比较诡异。”李昕了解到,很多患者都不清楚自己是被谁传染。一名家庭主妇告诉她,自己出门买了瓶醋,印象中没跟任何人有一米内的亲密接触,回家就开始咳嗽了。

她告诉了父亲自己两张银行卡的密码,说把钱留给女儿上学。“妈妈如果不在了,要照顾自己,已经是少年了,钱留着上学时候用,不要乱花。”她又叮嘱女儿。

东西湖方舱医院分为A、B、C三块区域,各有一个入舱口,舱口前都设有一个帐篷。每个舱每次轮班,都会有5位医生和近20名护士进去穿戴防护用品。

东西湖方舱医院二三十米外,浅咖色的医用帐篷紧挨着。一街之隔,收治重症患者的金银潭医院正俯视这片低矮建筑群。

李昕(蓝衣者)在和上一班的医生交班。

来回路程、穿脱防护服、交接班和回酒店消毒,算上这些时间,医护人员得提前2小时准备,延迟2小时休息。如果值早班,李昕得清晨6点起床。值完中班,她凌晨四点才能躺在床上。

没办法检查安全性,她也不敢进舱。幸亏一名曾经当过护士的志愿者过来,帮她整理碎发,检查口罩和护目镜的密闭情况。

她此前经过的清洁区、潜在污染区、污染区由三个小房间充当。病毒会随对流的空气传播,所以房间只能单门开。

“要进去打仗了,突然紧张起来,万一我有什么,女儿您帮我照顾,她做您女儿,我放心。”她发消息给女儿的班主任。

穿过最后一道门,李昕进入她的战场。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底,青海城镇棚户区改造及老旧小区改造项目、农牧民居住条件改善项目、高原美丽乡村建设项目都在有序进行当中;筛选确定出的市政公用基础设施及环境整治项目正在深化各项前期工作,续建项目全面开工;房地产开发完成投资95.37亿元,同比增长23.8%,完成全年目标任务的23.8%。(完)

醒来的时间是不固定的。其他医生生病、摔伤、剃头刮破皮肤或者临时没找到装备……李昕随时会接到临时值班的电话。

此时的武汉,道路空旷而冷寂,车里的医生坐在一起,忍不住“提前上班”:A患者本该两天前做的核酸检测迟迟未做,B患者因为老公去世在晚上大哭但抵触心理医生,C患者想看CT片子可方舱当时只能出具结果报告……

新冠肺炎没有特效药,大多时候,李昕做的多是采集病史和倾听宽慰。

防护用品有备无患,她左边口袋装着小瓶消毒水和眼药水,右边口袋里是口罩和抗病毒口服液。她这边把衣服塞得鼓鼓囊囊,用20个发卡固定好碎发,带上口罩,套上胶鞋,下了楼。

8点20分,李昕走到918病床前,开始查房。

同时,青海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加强了建筑施工、勘察设计、商品房销售等管理服务工作,通过“不见面”审查审批等方式,为项目开复工打通“绿色通道”,为企业和项目开复工提供了有力的政策支持,及时解决了省外务工人员返青、防疫物资筹备和现场消杀防护等问题。各地区项目开复工率均好于往年同期水平。

作为从医16年的心内科医生,她发现,新冠肺炎患者的心率普遍升高。她负责125个患者,其中有二十几位分别患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患者,她可以作出针对性的诊治。

方舱医院里满目皆床。

“家”里没有早饭,为了避免上厕所和低血糖,她没喝水,干咽了两个小蛋糕。

A舱满员后,同济大学附属东方医院援鄂医疗队被安排至B舱,和宁夏、广东、新疆等地的援鄂医疗队一起搭班。李昕每班需要负责B舱B厅中的115个患者。此外,她还要“包干”10位患者,不值班时也要用电话和微信问诊。

病床是由志愿者铺的,白色的床品变成了花花绿绿的。穿过病床时,会有患者撩起床单,从自制的帘子探出头来。

开舱之初,防护用品比较紧张,医护人员得适应不同规格的物资。绿色医用N95口罩第一天就被用空,只剩下了不防喷溅的白色N95口罩。再过几天,头挂式的口罩变为了耳挂式,像李昕这样耳朵比较软的人戴久了会脱落。领队也急坏了,连夜联系一家乳制品企业拆了牛奶箱的提手,用提手两端勾住口罩带子固定。

走进方舱时,医护人员感到金银潭医院在背后给自己施压:如果患者病情加重,很快就会进入更危险的境地。 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图

大约半小时后,互相在防护服上写好名字的医护人员相继入舱了。

她习惯把这个位于东西湖区酒店九楼的房间称为“家”:比起方舱医院,这里让她感到更安全。

早班的闹钟会在6点将李昕从梦中唤醒。窗外昏黑一片,封城的武汉少了烟火气,也没有汽笛声。

病人都醒了,看见李昕,立马从床上坐起身。不管是发烧、腹泻、胸闷、缺药,还是口罩戴久了鼻腔发热、隔壁床打鼾影响睡眠,患者都会细细说给李昕。

确诊几天?现在哪里不舒服?核酸与CT做过几次了?药还够几天吃?同样的问题,李昕要问每个患者一遍,用纸笔记录下来。

后来,这个帐篷设置了物资管理员。有些女护士的耳后被口罩皮筋勒破皮,或是额头及鼻梁被护目镜压伤,能找管理员要“安普贴”。贴上这种水胶敷料,进舱后创口不会直接接触到汗水,不会感染。

医护人员正在穿防护服。其中一位的衣服上写着“春天来了”。 澎湃新闻记者 赵思维 图

RELATED POST

澳门拟定三阶段旅游复苏计划拟向过夜旅客提供免费半天游

原标题:澳门拟定三阶段旅游复苏计划 拟向…

出资改善“半地下室”居住条件《寄生虫》获奖后韩国政府行动了

在近日落幕的的第92届奥斯卡上,《寄生虫…

任天堂日本公布NS2020年上半年游戏下载榜《集合啦!动物森友会》、《我的世界地下城》分列榜首

任天堂日本公布了Nintendo Swi…

外资来了还是走了别再危言耸听了看数据

外资来了还是走了?别再危言耸听了,看数据…